4亿彩

贾元春省亲,贾府三四百人争相跪拜,为何唯独他一人端坐不动?

【1】

贾元春省亲风光无限、声势浩大,贾府上上下下三四百人争相朝拜,上至七八十岁的贾母,下至四五岁的贾兰,都以能到贾贵妃跟前跪拜为荣。

贾元春省亲时间很短,又受皇家礼仪所限,所以在接见众人朝贺的时候,严格按等级、按批次进行的。第一拨是贾母、王夫人和家里众姐妹的。第二拨是东西两府管家执事人丁在庭外行礼。第三拨是两府掌管执事媳妇领丫鬟拜见。第四拨是薛姨妈、林黛玉等亲戚女眷朝拜。女同胞接见完后才轮到贾政、贾宝玉等男人……但在众多人当中,有一个有身份的人却没给贾元春面子,在贾府上下争相向贾元春跪拜示好时,他却敬而远之---他就是贾敬。

【2】

贾敬是乙卯科进士,授爵烈将军之职,出身不错。

《红楼梦》第二回,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,说起贾敬时是这样说的:贾代化养了两个儿子,长名贾敷,至八九岁上便死了,只剩下次子贾敬袭了官。如今一味好道,只爱烧丹炼汞,余者一概不在心上。

他自己过生日时,哪怕是府里安排筵席,宴请宾客他也肯回家,甚至连众人的头都不受,只要求将《阴骘文》刻出来,印一万张散人。秦可卿死后,不仅贾家上下悉数前来,而且四王八公都纷纷路祭。在这种情况下,贾敬仍不肯回家染了红尘。轮到贾元春省亲之是时,他自始至终也没有露面,彰显出一副不问尘世的模样。

但是在《红楼梦》书中第五十三回,春节期间,他回宁国府带头进行了祭祖。原文如下:“贾敬主祭,贾赦陪祭,贾珍献爵,贾琏贾琮献帛,宝玉拈香,贾菖贾菱展拜垫,守焚池。”不仅如此,到了正月十五,贾母设家宴,宁荣两府人员都前到场,但因贾敬素不茹酒,所以没有请他,正月十七日祖祀完事后,他才出城去修养。在家这几日时,始终是一人静室默处,对外一概无听无闻,想来除了睡觉之外,就只剩下打坐修道了。

贾家全族每年到宁国府祭祖,这应该是规矩,更是一种常态。书中对此借尤氏之口明确说出来。原话如下:“已经预备下老太太的晚饭,每年都不肯赏些体面,用过晚饭过去,果然我们就不济凤丫头不成?”这句话里明确地说是每年都这样。既然每年都祭祖,贾元春省亲的这一年,祭祖更应该不能省;祭祖时,贾敬必定是要回宁国府的;按照祭祖规矩,要过了正月十七才算礼毕。以此推断,贾元春省亲的当晚,贾敬必在宁国府的。别人都忙着讨好贾贵妃,他为何不露面吗?

【3】

道不同不相为谋。因为他和她不是一路人。

追求取向不同。在贾府大多数人的眼里,道德、礼仪和规矩等等都是大事,尤其是贾元春省亲,那是向皇家巴结最好的方式。贾元春封妃的消息传到贾府后,宁荣两处上下里外,莫不欣然踊跃,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,言笑鼎沸不绝。宁国府为了迎接贾元春省亲,同意将两府之地联结在一起,修建大观园;他的儿子贾珍虽然平时不理家事,但是在修建大观园时,却是围着贾政这个二老跟爷跟前鞍前马后的忙碌,这些人其实都是冲着贾元春贵妃身份去的。但是在贾敬眼里,讨好皇家人,奔个好前程对他来说都是浮云。他是一心想修仙的人,放得下功名利实禄,放得下万贯家财,放得下妻儿家室,他要是神仙的长生不老,而不是世俗中的富贵。

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,主要的是派别不同。

贾元春突然在宫中受宠封妃,更多的不是因为自己的长相,自己的才能,而是皇宫内各方势力的角逐。贾敬是只顾惜命的人,他才不会跟皇家斗争沾边,贾府上下都愿意绑在贾元春这辆战车之上,他却唯恐躲之不及。作为贾元春的长辈,在省亲的当晚,他也会如同往常一样,除了参加祭祖仪式外,始终独自一人静室默处、打坐修行、端坐不动,不管大观园内如何人声鼎沸,他也心如止水,无听无闻。

作者:大愚小孩,每天陪你品读不一样的红楼梦